肌肉鲜花饼

我是哈路鱼!!帅气的哈路可爱的鱼!
ಥ_ಥ太太们儿我是来舔你们儿的ಥ_ಥ
喻黄不拆可逆,洁癖严重请注意!

[张安]24Hours 特典

CP:张新杰X安文逸

收录于张安本《24Hours》。

通贩: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9410315164&spm=a310v.4.88.1&qq-pf-to=pcqq.temporaryc2c 

全文:http://xnukina.lofter.com/post/2c6243_16b0da1

感谢支持!

哇谢谢特典组带我玩!

-----


那时候真的很害怕,自己出不去了。幸好只是一场梦。

——安文逸,我们……

我们?我们之后是什么?安文逸从梦中醒来,他再一次梦到了自己被关在了张新杰的手机里,只不过,这次,是以旁观者的角度。他看得到张新杰的焦急,熟悉的影像就像走马灯一样飞过,在梦的最后倒是和安文逸当初做的梦有点不一样,张新杰似乎在说些什么,只是可惜醒来的太快安文逸没能把张新杰的话听到最后。

我们……我们之后是什么呢?安文逸不知道,得不出答案,无解。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实地考验下。安文逸边这么想着边起身,披了件外套便走出了房间,倒是碰巧遇上张新杰在大厅里毫不避讳地跟经理进行电话会议,讨论着战后分析以及下赛季预定做出的改变和走向。

安文逸知道虽然他们目前是恋人的关系,但该有的分寸还是懂的,关于战队的事情一概不会带到死生活中来,约定俗成。

所以照理来说,安文逸现在应该不作声地回到房间里去做点别的,随便做什么都好,反正不是现在这样目光死死缠着张新杰手上银灰色的手机,无法移开。

并且终于灼热到了连进入工作狂模式的张新杰都不得不分了一丝注意力看了一眼过去,结果就发现门口那人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怎么站在门口动也不动,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像是入了魔。

叹了口气,张新杰明显地感受到了恋人现在的不安,只不过他表面上依旧进行着现下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跟经理交代完了最后的一部分重要事项后就挂了电话。

把手机赛道裤子右侧的口袋里,张新杰转身走向安文逸,敏锐却发现人的目光也随着他的手而随之落下,看上去,应该是非常在意自己的手机的样子。

    

“你怎么了?”张新杰当机立断决定问个清楚。

闻言安文逸仿佛从魔怔中挣脱了出来,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张开嘴又着实觉得自己这想法着实不靠谱,他觉得自己可以处理好自己的情绪,于是他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可以处理。”

……

“那就好。”

安文逸抿了抿嘴,转身打算回房间。回到房里一个人呆着了之后,却细思恐极。

说实话安文逸已经不太记得梦里的具体内容了,记得最清楚的便是他被关在了张新杰的手机里,然后很急,非常着急,自己很急,张新杰也很急。

都说梦是现实生活的映照,安文逸在房间里跺步来回地走,最终下决心去百度一下——这种问题根本都无法向导师开口问啊,难道要他说老师,我做梦梦见我被关在自己男朋友的手机里出不来,请问这代表着什么吗?安文逸没疯。

只好百度了。当然这么离奇的梦境不是人人都会做的,安文逸从中挑了一个最接近自己现在的情况的看了起来。

梦到被关在一个房间里出不去是怎么回事?

举报|20xx-xx-xx 18:14匿名 | 分类:xxxx| 浏览23次

上次做梦,梦到自己被关一个地方,里面没有人,但是有一个屏幕,里面是自己喜欢的人的投影,他和我都想要让我逃出去,这个表示了什么?求大神解。

热心网友:

被关在一个地方,还没有人说明你正在被现实中的什么所压抑。而自己喜欢的人的投影,说明那是自己在无助中压抑中向往的人,他和你现在都希望你能从这份压抑中走出去。还有一种隐喻是你迫切的希望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不分开。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关闭网页,安文逸长出一口气。不得不说偶尔网上的这些分析还是有点意思的。或许是因为既视感还是什么,安文逸怎么看那段热心网友的回答都觉得是在说自己。

第十赛季结束,兴欣冠军,自己依旧还是兴欣的一块短板,虽然冠军的光环遮掩了自己依旧不足的表现,叶修也告诉自己自己可以,但是就算这样安文逸也始终记得自己是块短板。

必须要有所突破,为了战队,也为了自己。

深呼吸,长出一口气,安文逸想起身出门散散心,打开门的时候刚好发现张新杰缓缓地停下了敲门的动作。

“前辈,有什么事吗?”

“来找你商量一下明天的约会。”

“里面说吧。”安文逸退开了一个身位让张新杰进来,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前辈,有件事。”犹豫了一会儿,安文逸还是决定告张新杰,关于他那个离奇的梦。

“怪不得你这么在意我的手机。”张新杰顿了顿,然后站起身,“我出去一下。”

安文逸茫然地看着张新杰突然站起身,转身就走了出去,不知道对方是想做什么。带着点莫名的小忐忑,安文逸不住的瞄着房门的动静。

索性张新杰也没有出去多久,在安文逸终于从突如其来的茫然变成疑惑的时候,他回来了,并且很快为安文逸解答了疑惑。

“我出去把手机丢了。”张新杰说。

安文逸突然觉得自己耳朵好像出了点问题,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人似乎已经开始打算规划明天约会的行程的人,”前辈,你丢了什么?“

”手机,怎么了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安文逸表示画风变得太快他一下子心里有太多的问题。比如丢手机是为什么?是在照顾他的感受吗?安文逸还想要告诉张新杰没有这个必要他已经不在意那个梦了。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

”里面的资料和号码怎么办?“

“电脑里有备份。”

“哦……”

看上去张新杰似乎没有打算做出更多的解释,他直切主题。

“谈谈行程吧,明天早上晨跑后先去公园逛一圈中午吃个饭再去看电影,票已经买好了。”

“我知道了……”

“好的,那快十点半了我去洗澡。”张新杰站起身。

还是想知道理由,安文逸并不是喜欢把疑问放在心里的人,在张新杰打开门之前他连忙出声道,“那个前辈,我能知道……那个,你丢掉手机的理由吗?”

“为了让你不想太多的最佳方法。”张新杰脚步顿了顿,继而推开门走了出去,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

愣了愣,嘴角不禁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安文逸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听到问题的一瞬间,张新杰的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前辈……居然……

想到这里的安文逸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脸上传来的热度,他抬起手摸了摸脸,不好意思地笑出了声。

——居然也会有这种表情。

安文逸在第二天看着因为迷路脸上表情五光十色的张新杰再次在心底发出了一声感叹。

如果前辈昨天没有丢掉手机的话……安文逸这么想着边掏出了手机准备查询地图,张新杰却突然拉过安文逸的手,只听他说:

“没必要。”张新杰握住了安文逸的手,拉着人继续向前走去,“随便逛逛也好。”

两个人又无声地沿着小路走了几分钟,只是个比较大的公园里面有的也不过是些花草树木,偶尔也有些或欧式或中式的亭子让两人驻足,这对足不出户的宅男来说还是挺新鲜的。

带着各种复杂和惊奇的心情,安文逸在途中不止一次侧目身边这个始终一丝不苟到可怕的男人。他的视角里张新杰始终抿着他的双唇,目不斜视地按着原来的步调向前走着,可能是气温低的原因,耳根和脸被风吹的泛出了红。但是暖暖的温度依旧从牵着自己的那双手上面源源不断地传来。这样真好。安文逸想。

但没继续走多久张新杰便停下了前进脚步,反而调转方向拉着安文逸走去了路边的长凳那里坐了下来。

“偶尔这样也不错。”

安文逸没有回答,只是转头看着这个男人,不同于往日的紧绷,张新杰整个人都好像放松了下来,他双手撑在身后的长凳上,眼神笔直地沿着小路穿过,却不知道具体的目光到底落在哪。

“嗯。”没忍心去打扰张新杰难得的放松,安文逸收回了即将脱口而出的疑问,他打算享受和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的时间。

“安文逸,我们现在是在一起的。”

闻言,安文逸垂下目光,又很快地抬了起来。随后第一次,完完全全的舒展了腰身。扬起了脖子,眼睛不知道看着天空中漂浮着的哪朵云。

不管未来会怎么样,至少我们现在在一起。

没蓝的牧师面对枪王亦敢抡起杖子敲。一切都还是未知,到时候再说也无妨。

没人规定非要按着既定的路线走不是吗?

end。


评论(2)
热度(22)

© 肌肉鲜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