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鲜花饼

我是哈路鱼!!帅气的哈路可爱的鱼!
ಥ_ಥ太太们儿我是来舔你们儿的ಥ_ಥ
喻黄不拆可逆,洁癖严重请注意!

【张安】新杰你坐船头啊,安文逸岸上走~嘿!

》》以前心情不好就把这篇删光了默默重发……[心塞

》》小学生文笔+ooc……[心塞

01

[恭喜霸图街的张新杰获得特殊型机器人,试用权限一个月]

伴随着[叮……]的一声,荣耀大陆公共平台上面浮现出了这一排红色黑体大号字。

随后迅速而来的是通讯机器上不断传出的来自荣耀公民某基友群(?)的一大排消息。

“卧槽脏新杰你中大奖了啊!”

“那个想要好久了靠靠靠。”

“得了吧,就你的幸运e下辈子吧。”

“卧槽卧槽!叶修我们来大战一百回合!”

“啧,大孙管管你家的?”

“!!!”

这个点是张新杰固定的晚餐时间,尽管通讯机器发出的提示声再恼人,那个冷静的人也始终不急不躁地吃着饭。

说实话张新杰对的到这种突如其来的幸运还是有点惊讶的,毕竟已经把自己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的他是不需要什么机器人来辅助管理的。

而至于机器人的另一个作用?张新杰已经二十多岁了至今恋爱经验为0,而现在科技的蓬勃发达已经让机器人也具有了生子的能力,一个不会背叛自己还能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的恋人,听上去不错,但是看了眼隔壁蓝雨街著名的搭档喻文州和他的机器人黄少天,张新杰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打开这种新大门比较好。

吃完饭,一如既往的将今天的盘子放在碗柜的最右——张新杰至今都是一人独居,但是过年亲戚来访还是必然的,这导致了他家餐具数量的直线上升,而碗柜的最右一直是张新杰的私人空间。

晚上九点是系统通知的机器人送达的时间,张新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难得比平时提早了一分半去门口丢个垃圾,而等他回来,却看见一个全身赤裸的【人】正趴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面呼呼大睡,身上还冒着可疑的水蒸气,像是刚洗完澡一般。

没有在意机器人此时的衣着问题,虽然走向机器人的步子一顿还是顺手从衣架上拿了一件外套。也没有好奇去看眼所谓特殊型机器人的外观,张新杰首先想到的是改天要去机器人公司投诉一下关于非法入侵私宅的问题。

然后他开始着手叫醒机器人。

他先试着打算推醒机器人,可是手还没能碰到机器人的肩膀,机器人却先一步醒来了。是设定好的程序么?张新杰想着,顺便把之前顺手拿来的外套递给了机器人。

“名字?”

“!!!!”

看见对方没有反应,张新杰叹了口气蹲下身平视他:“你的名字?”

“额前辈我,我是安文逸……你不记得我了?你是……新杰?”

张新杰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理所当然以为这是设定好的程序而忽视了安文逸的话,他从蹲下的姿势站了起来。

“好的安文逸。看下这个,以后注意作息时间。”张新杰递给一脸不知所措的机器人安文逸一本黑色的笔记本,便转身走向了浴室。顺便一提,现在是九点半,张新杰的洗澡时间。

  殊不知身后的安文逸神色一脸古怪,然后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还是忍不住怪叫了一声,引得正在打开浴室门的张新杰也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安文逸瞅着张新杰半响:“那个前辈,有没有衣服穿?……额……”

 

02

总之张新杰就和安文逸住在了一起,张新杰本来的计划中,机器人的突然造访本不会对他的生活产生什么过大的影响。

但是时间长了。他却发现这个机器人一点都没有愧对于他的前缀——特殊型,真的是特殊啊。

吃饭扫地之类的家务会做并且能做得和张新杰本人一般一丝不苟,语言的交流也完全没问题,他甚至能跟得上张新杰在文学上的造诣。

可是他却不会电脑,据安文逸本人自称是说这个时代的电脑系统太过先进用不来,导致了他只能在家干坐着看天花板。想到这里张新杰叹了口气,耐着性子开始教机器人怎么使用电脑,毕竟就算是他也忍心就这么看着有个跟他一样大的【人】坐在自己的家里,日复一日的发呆,或者看电视。

不过说到底作为机器人居然完全不会电脑这点已经足够“特殊”了,设计者怎么了是,脑子被猛虎连拳打了?造出这么一朵奇葩的机器人。

于是索性张新杰全把这些归类为系统设定了,虽然张新杰一直想不通系统为什么要如此设定,他甚至动用过他宝贵的午休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最后的出来的答案也终究是——特殊型。

可能是机器人公司的突发奇想吧,因为突然有了什么灵感于是有了这样的机器人,因为是商品所以需要确定市场需求,因为面向大众所以需要试用者。

而自己只是刚好被公共平台抽中了。

仅此而已。

但无论任何,安文逸并没有打扰到自己的正常生活不是么?只是可惜机器人公司这次做了一个无用功,自己并不是一个需要机器人的人,或许他们应该会再做一次调研。

那时候的张新杰是这么想的。

有些意外的,几天后他看到了安文逸一脸落寞,他先是惊讶了一下以一个机器人来说安文逸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于逼真了,然后张新杰就发现他看着自己电脑桌面上的印着的荣耀大陆四个大字,目不转睛的。

细看之下还真跟我有点像。张新杰此时想起了几日前霸图街上的好友来访家中时,韩文清留下的一句话“有你的影子在。”。

黑色的头发,清秀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总是抿着的薄唇,金丝的边眼镜。

的确跟自己有几分像,不单单是相貌,更多的是内在的一些东西。这些想法如果被张佳乐知道肯定要笑话张新杰了:“哈哈哈才不是他像你呢,张新杰明明你自己更像是一个机器人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韩文清这么说的时候一旁同行而来的张佳乐也的确是这么笑出声的。

“前辈并不是机器人。”令人意外的,安文逸突然的出声让空气寂静了几秒钟。随后随着张佳乐满脑跑火车的发言这个话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里是荣耀大陆?”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的张新杰没想到安文逸会在这个时候开口,他微微点了下头表示认可。

然后更加奇怪地发现安文逸好像更落寞了。

还真是奇怪。

张新杰看着自己的手,只有他本人知道,他刚才甚至萌生出了摸摸安文逸毛茸茸的脑袋安慰他的冲动。

不多久,荣耀大陆迎来了第十个全明星周末,依旧是这样钢铁制的街道,依旧是霸图街,只是街上的人比平时多了一些,人们的脸上也难得地挂上了暖暖的笑意。

张新杰却依旧坚持着十一点上床睡觉的理念,并以此为由拒绝了同伴出游的邀请,一点犹豫都不带的:“每年的今天都一样,我不希望为了这个改变我的作息时间。”

然后砰地一声把自己跟友人隔绝在门里门外。

“靠靠靠大孙我们不带他玩了!我们俩自己光自己的去哼!”

“好好好都听你的。”

……门外传来的声音渐行渐远,此时已经晚上六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全明星周末的铃声将会正式打响,接下来就会是持续到凌晨的全明星狂欢日,平日里二门不出的人们都纷纷上街了。张新杰一如既往地

坐在餐桌上进餐,只是与曾经不同的是他的桌对面又多了一个安文逸,和张新杰一样,慢条斯理地把盘中的牛排切成一样的大小。

“前辈……你们这里也有全明星周末?”

安文逸终于开口了,张新杰早就发现了,自从张佳乐在门口嚷嚷着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去全明星周末玩玩的时候他的视线马上就转移过来了,一直忍到现在才问也真是难为他了。

“恩,有,持续十年了。”

“为什么你没有去?你没入选?不应该啊……”

看,又开始他奇怪的言论了。入选什么?为什么自己应该去?张新杰始终没明白安文逸的思想。

“前辈……能出去看看么?”试探性的声音,小心翼翼的眼神,安文逸看起来有些局促。张新杰看向已经走向七点的时钟指针皱了皱眉,转回头来却发现对面因失望而低下的头颅……

接着张新杰就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好,就这一次。”

也没有下一次了,张新杰想着系统规定好的一个月的条约。

不过张新杰倒是为了这样的机器人在自己的作息上做出了让步,具体的原因也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全明星周末依旧精彩纷呈,全息投影的全明星角色在大街上摆出各式造型,比武,舞蹈,微笑致意,无一不吸引着众市民的目光。

而张新杰却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了,毕竟霸图街上已经举办了九届的全明星周末,张新杰亦是霸图街的常住公民,人家早就看腻了。

反观安文逸,他看上去是第一次观赏这种胜景,表面上依旧和平时张新杰所见的安文逸差不多,但是张新杰心多脏啊,微微颤抖的拳头,紧抿的双唇,以及跟前几日一般的落寞眼神,这些都出现在了那个叫安文逸的机器人身上。

还真不像一个机器人。张新杰收回了视线,看向了手表。

十一点了。

03

自己从醒来开始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清楚地记得兴欣摘得第十赛季总冠军的那天夜里众人狂欢至凌晨,由即将退役的魏琛带头开始破戒喝酒,就连自己也在兴头上喝了好几杯。

但是自己的确是撑着最后一丝神智爬回了宾馆,脱光了衣服就往床上一躺。安文逸非常确定以及肯定他绝对没有走错房间。

况且到底要怎么走错房间自己才会来到张新杰的私宅的啦!睁开眼的安文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常服打扮的张新杰。他感到相当得不好!何况对方还是自己刚刚开始交往的人。

完了什么丑态都被他看清了。安文逸怔怔的看着走到自己身边坐下的张新杰。他觉得他有必要说点什么,比如道谢和解释。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对方却自己起了话头。

“名字?”张新杰问,很正经地问。

“!!!!!”咦?安文逸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于刚开始交往的恋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很快又被自己打翻了这个推论,这种推论根本不可能成立,张新杰是什么样的人,曾经暗恋对方多年现在终于修成正果的安文逸不可能不了解对方。接着安文逸又得出了另一个推测:不是本人。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相当接近真相的推测。

“你的名字?”酷似张新杰的男人开口打断了安文逸的思路。

安文逸飞快的反应过来并且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却也不忘道出他的疑惑。

但是对方却无视了他这个问题,就好像他这个问题没有丝毫价值根本不值得回答一般。

安文逸有些在意,这个人实在是跟张新杰太像了,无论是神态、说话方式还是外貌,唯一的不同点是他的认知里根本没有安文逸这个人。于是安文逸决定先假定那个人就是张新杰。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失忆?又或者,他已经后悔了?安文逸看着对方明显冷漠的深色有些不安。

这时张新杰又递给了自己一套明显对自己来说偏大的居家装,还替自己在沙发旁边铺好了床铺,怎么看都觉得是打算让自己住在这里了。这根本不是对待一个陌生人的态度吧?安文逸越发的感到奇怪了。

于是安文逸打算今晚先住下来看看情况,反正季后赛打完了,队里并没有什么需要他忙的事情不是么。

但可惜,早知道带些账号卡在身边了。安文逸看着几乎像净身出户一样的自己叹了口气,又不好意思去问张新杰借。不过倒是很意外张新杰家里连太读卡器都没有?难道他平时不打荣耀?

不幸的是就在第二天,韩文清等人的突然造访让对方落实了张新杰这个身份。但也让安文逸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安文逸震惊地发现这个世界压根没有荣耀这个游戏,而他所在的地方是荣耀大陆的霸图街。安文逸简直想脱口而出说这些名词我都知道怎么连起来就压根没听过了呢?!

已经经历过一赛季磨练越发冷静的安文逸不住地在心里吐槽着。

接着他果断的开始思考要怎么回去。

完了,来的时候的记忆只有喝醉酒然后脱光衣服躺床上了……就说职业选手得戒酒啊,酒是祸害啊。安文逸下了决心如果能回去的话,从此滴酒不沾。如果回得去的话……

安文逸吞咽下了一口饭,眼神瞟了瞟这个世界的张新杰。

跟那个世界没有多大不同,还是带着金丝边眼镜,还是这个性子,还是这个轻微强迫症,还是这样的一个人。

但他不是我的张新杰。不是安文逸的张新杰。

那个在荣耀的舞台上不住的发光发亮的张新杰,无论什么危机都冷静的做出指挥的张新杰,全联盟第一大奶的张新杰,那个说着爱自己的张新杰。

无论如何都要回去才行。安文逸加快了吞咽米饭的节奏,速度解决完了今日的晚餐。抬起头向“张新杰”示意了一下,就走向了电脑。

安文逸想先从网络上查找一些资料。

然后他更惊讶的发现这个世界电脑的操作系统要比自己原来的世界高出太多太多,安文逸根本分不清到底哪个图标代表着什么含义,也根本不能适应新系统的操作模式。

他觉得有些尴尬,虽然很想马上转头就问但是他知道张新杰吃饭的时候不做其他事,所以还是等到对方吃晚饭收拾好餐具之后才转过头,但是他发现面对那张脸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淡然地交出对方的名字,即使在原来的世界他们已经是恋人的关系了,安文逸依旧保持着最初的称呼:“……前辈,请问搜索引擎是哪个?”

不懂就问一向是安文逸最大的特点,安文逸一直觉得与其自己在哪里纠结或者害羞不好意思问,还不如直言更加的效率。

熟悉的气息很快的包围了安文逸,只见张新杰的手从自己的头侧穿过指向了电脑上的一个图标,身后熟悉的声音同时还指挥着按这按那,因为距离太近了那声音简直就像是在耳边的低语。

这个世界糟透了。安文逸想。

04

张新杰很清楚地知道,就算他再怎么不情愿,机器人安文逸到底还是融入了他的生活。

这是他计划外的。

不知道是如何被吸引的,或许是机器人不经意的视线又或许是机器人跟自己很好的相性——张新杰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因为一个外人的入住感到什么不适,或者说,机器人对自己的作息时间掌握得非常好,甚至精准到了生活上的小细节。

这并不是任何一个机器人能做到的,张新杰当初给机器人的那张清单上面也没有注明张新杰喜欢在饭后享受一杯泡好的温度精准的红茶。

安文逸看上去实在就像是一个非常熟悉他的人一样。

总而言之,张新杰知道自己已经习惯了安文逸的存在。

张新杰认为也希望这样的人完全能够陪伴他一生,但是他也知道还有半个月四小时二十分钟十七秒机器人就要被回收了。

然后再根据张新杰本人的反馈机器人公司会对机器人进行调整修改,总之不论张新会不会再把机器人安文逸重新买回来,那个安文逸都不会是现在这个安文逸。

那么接下去需要做的就没有任何疑问了。

到底是被影响到了,那么就在影响更深入之前舍弃掉吧。

反正终究只是个机器人。

如果真的想独占机器人的话张新杰地心脏程度来说也不是没有任何办法。但是张新杰到底是那个最后都能冷静到底的张新杰,他只是提前了一周送安文逸回机器人回收工厂,然后找了个借口自己一个人单独回家了。

也并没有忘记发消息给系统说提前送回机器人了。

却意外地在一天后收到了通知,说是机器人途中遇到问题回厂重修了,到现在上面才收到通知云云……

那安文逸?

他不是系统的测试品,那是谁?

他就被我这么丢在机器人回收工厂了?

张新杰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甚至忘了要在这种大雪天披上他的毛绒外套。

夜晚的风呼啸着穿过人群,洁白的大雪降落到每个人的肩头,不自觉的裹紧身上披着的外套站定在熟悉的那扇门前。

“我回来了。”

“嗯,等你好久了。”

“路上出了点状况但是已经过去了,快十一点了,复盘完了准备睡了?”

“嗯,准备睡了”

“我想你了。”

“嗯,我也是。”张新杰从书页里抬起头,“文逸?”

“我没事”安文逸推开浴室的门,定了定脚步,他突然转过头来说,“新杰,我爱你。”

“我也爱你。”

end


评论(5)
热度(30)

© 肌肉鲜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