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鲜花饼

我是哈路鱼!!帅气的哈路可爱的鱼!
ಥ_ಥ太太们儿我是来舔你们儿的ಥ_ಥ
喻黄不拆可逆,洁癖严重请注意!

【喻黄】活埋

喻队生日快乐,你的指引和黄少的利剑永远是蓝雨的剑与基石

喻队生日快乐,你的指引和黄少的利剑永远是蓝雨的剑与基石

喻队生日快乐,你的指引和黄少的利剑永远是蓝雨的剑与基石

》》第一次写这种尼玛想死的风格的我已经死了,部分参考电影活埋!!你们要相信这是一篇生贺qaq

喻文州和黄少天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喻文州到现在还记得自家母亲牵着自己敲开隔壁家门的时候从里面冒出头来的少年冲自己呲牙咧嘴的模样,简直……可爱极了。

理所当然的,两人成为了彼此的童年玩伴,因为喻文州的性子以及他本人表示很喜欢跟少天玩,黄少天妈妈倒也放任黄少天三天两头跑到喻文州的家里去玩。接着更是运气好的小学开始就始终被老师以[能忍受黄烦烦的也只有你了文州]这种理由被安排为黄少天的同桌。

喻文州对此则是持一笑了之的态度,他本身就是随遇而安的人,即使顺势还被安排了班长也没人见他有半句怨言,从小就有礼貌还懂事,相当招人喜欢,当然这些都是外界对喻文州的评价。

只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喻文州,那就是黄少天。

这就是当喻文州被击中后脑勺导致昏迷的时候,脑海中所浮现的内容,他与黄少天的回忆。

是一个阳光和煦的日子,大概是天气温热或者什么的原因,喻妈妈在躺椅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没织完的看不出形状的什么东西,反正据喻文州本人所说她妈妈这方面完全没有天赋,但她就是喜欢没事织点什么。甚至喻文州还自嘲过自己动手能力并不强一定是遗传了自家妈妈地基因。

“少天。”拍了拍在自己床上自己一个人翻滚地很开心的人的头,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比了个嘘的手势,“我妈睡觉了,我们出去玩吧。”

“!!!”眼看着一下子激动起来的黄少天喻文州赶紧拿手捂住那张已经半张的嘴巴,开玩笑黄少天激动起来冒出来的一串文字泡足够把人从深度睡眠闹醒了,难得的机会可不能这样,黄少天倒也从小就机灵,马上压低了声音:“我们走!”

“诶文州没想到你胆子挺大啊。”

“平时没机会而已,我们要在我妈醒之前回来,大概一两个小时吧。”

“哈哈哈好的!”

当然当时还是小学生的两个人只是充其量对父母亲不在的场合下的外出有兴趣而已,踮起脚跟溜出门之后,两人在原地傻笑打闹了很久才消停下来,只不过黄少天哪是能消停下来的人啊,一没了威胁文字泡分分钟就给人刷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文州文州我们要去哪儿啊你这么自信满满地带我出来一定已经想好去哪儿了对不对我的双脚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嗯……去公园怎么样?”

“诶平时妈妈也经常带我去那里啊堆沙子什么的都玩腻啦还总有熊孩子把我好不容易堆起来的一脚踩扁当时要不是我妈拦着我我早就冲上去了文州你也是那个时候都不知道要报仇的,啊对我想去商城以前我妈特别烦总让我不要一个人在商城里面逛。”

“超市啊,嗯,听说那里坏人比较多?”

“诶怕什么出了事情我会保护你的走吧走吧去超市走走走!”说完黄少天就二话不说的拉起喻文州驾轻就熟地跑向了附近的商城。

然后他们到底在那里玩了什么喻文州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唯一留在记忆里的就是转过头的喻文州并没有看到应该在自己身边的黄少天时的那一瞬间的,惊慌失措。

索性最后喻文州还是找到了黄少天,喻文州实在是太懂要怎么找到黄少天了,那天的商城里面刚好有一个商演,喻文州正估摸着少天估计是去那里凑热闹了就刚好看到还在人群边缘努力往里面蹭的小肉团黄少天。

那时候被喻文州找到的黄少天是怎么说的来着,不太记得了呢。

喻文州睁开了眼,伴随着一片漆黑而来的是后脑勺火辣辣的剧痛,不适地想扭下脖子却又被一阵刺痛激得倒吸一口冷气,疼痛过后理论上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的喻文州打量起了四周,依旧是一片黑暗,不仅如此喻文州明显感到的行动不便——就连转个身都能嗑到顶端。喻文州发现自己明显是被撞在了一个封闭还狭小的[箱子]里,摸了摸口袋,显然里面不出意外是空的。

用力推了推箱子顶部,无果,纹丝不动。

一时间千百种后悔和焦虑都浮现了上来,纵使是喻文州,深深的无力感也刺激得他忍不住重锤了下箱子,传来的一声闷响所带来的信息更是让喻文州感到绝望——他被埋在了地下,连着盒子一起。

不过他还是捕捉到了有什么硬物在他耳边旮旯滑动了一下的声音,手使劲扭了过去一摸,形状像是打火机和手机。在这种明天氧气缺失的地方用打火机显然是不明智的,喻文州干脆地长按了手机的开机键,透过手机开机的灯光他终于清楚了自己的处境,更准确的,不是清楚而终于是确信了——他被关在棺材里埋到地下去了。

手机开机了,运气很好,信号是满格的,看了看右上角的时间,嗯距离自己从黄少天家里出来之后并没有过去太久。

没多想的一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数字就按了下去。

“喂,少天吗,是我。”

“诶文州你用的谁的手机啊不对着不重要你怎么还没有回来我都担心死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难道被人绑架了文州你现在在哪儿?!”

“没什么,我有事就先走了,少天别担心。”

“诶吓死我了文州你如果有事的话一定要说啊我一定会来帮你的啊还有路上小心啊。”

“谢谢少天,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嘿嘿知道啦就知道队长对我最好了队长晚安。”

“呵呵,还叫队长呢,少天晚安。”

“这不习惯了嘛一不小心就叫出来了哈哈哈哈但是别说队长这称呼挺亲切的队长你说是吧,嘿嘿文州晚安晚安晚安!”

队长这称呼是黄少天叫了喻文州整整大学三年的称呼,那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有意外的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在黄少天的积极提议下两人加入了电竞部并在一年后分别成为了队长和副队,不得不说那段时间两个人经常一起挤在电脑前分析别家大学电竞部的实力,直到深夜都腻在一起,偶尔喻文州也会跑出去给黄少天做点面食什么的。

而黄少天发现自己好像对身边从小玩到现在的竹马抱着特殊的感情也是那时候开始的,虽然黄少天本人也不确定到底是以什么为契机的,但突然就是不想看到喻文州以后会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黄少天希望今后的一辈子人生也能和喻文州两个人度过——但是人称最凶残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并没有第一时间找对方告白自己的心意,这是他唯一一次的止步不前。

“嗯,少天晚安,再见。”

“好的,文州我去睡觉啦你也要早点睡啊天天看你工作到这么晚要多注意身体啊,晚安!”

“呵呵,真的挂了,晚安,少天”

“拜拜队长……对了队长下次见面的时候,我……我有话要说!”

说完电话就被不由分说的挂了。

其实刚才黄少天最后一句话还是有点吓到喻文州了,真的,他几乎能想象出来黄少天说这句话的时候的表情,皱着的眉头,垂下的眼帘,颤抖的双唇,微红的脸。

喻文州实在是太喜欢这样的少天了。

其实他一直知道黄少天喜欢自己,只是私心地想等那个人自己来表白罢了,他一度怀疑过自己的心态,不过两个人也就这样磕磕绊绊地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其实很多已经各自心知肚明罢了。

“可惜了,终于快等到了我却没有福气去听了呢。”

挂了电话之后喻文州试图联系过警察企图获得自救,只是对方似乎永远还在向上级请示gps定位,看上去是没什么希望了。

烦躁地锤了下箱子的内壁,喻文州锁定了手机屏幕,在一片黑暗中闭上了眼睛。

大概喻文州地记忆里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在电影院里面度过的,黄少天在那段时间里面不知为何疯狂地迷恋上了电影院的氛围,仍然是大fff团团员的黄少天自然只能天天没事就烦着喻文州一起去看电影。

有一次从电影院出来黄少天一直不安的拽着喻文州的袖子生怕人就这么没了,那部电影的具体情节什么的喻文州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应该也就是恐怖片里面一对好朋友最后阴阳两隔的故事吧。

“文州文州你害怕吗?”

“不怕^ ^”

“诶文州你怎么都不怕啊好吧其实情节什么的是不是很吓人但是一把现实代入进去就感觉不行啊我不要跟文州分开!”

“少天,这只是电影而已。”

“队长我知道但是想想就心里毛毛的,幸好有队长陪我来看不然一个人来看这个简直致郁啊。”

“呵呵,少天,如果以后有女朋友了别带她来看这部片啊。”

……

然后他们还说了什么来着,不记得了,反正自从那天之后黄少天再也不去电影院了。

其实那次喻文州想说的是如果我能陪你到最后的话,我一定会一直在你身边。

多少次曾经后悔过当时没有能够说出真心话,而现在喻文州却庆幸着幸好没说。

这或许会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约定。

不想对少天说谎呢。

氧气逐渐的缺失,完全按下去的手机屏幕。到底喻文州本人为什么会躺在这黑箱子里已经不重要了,他在这里呆了多久什么时候会死也已经不重要了,目前的喻文州满脑子都是他的少天听说自己的死讯之后恸哭的模样,然后一日比一日消瘦,最后。

“少天!”大喊了一声,喻文州满身冷汗地从床上弹起来。

刚好推门进来的黄少天就这么愣愣地看着跟平时完全不同的喻文州堪堪停住了脚步:“文州你怎么了叫这么大声……哎哟卧槽都说晚上睡觉别把空调开这么高热死了你闷不闷啊,哈哈哈你知道我来是干什么吗我知道你一定知道的昨天都给你发短信了,生日快乐啊文州我一定是第一个到你家的对不对其实我特地警告过郑轩他们如果敢比我早到竞技场分分钟虐死他们的哈哈哈。”

等黄少天一串话说完喻文州已经穿好了拖鞋走到了人跟前轻轻的搂过黄少天的肩膀,在黄少天一下子僵住了动作后,喻文州开口了。

“少天。”喻文州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吗?”

这次,不会再等待了。

end

》》》感觉还有好多没交代完的沉痛得以后有机会再改拉我终于写完了卧槽qaq

》》》第一次一口气写这么长[x]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评论(7)
热度(13)

© 肌肉鲜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