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鲜花饼

我是哈路鱼!!帅气的哈路可爱的鱼!
ಥ_ಥ太太们儿我是来舔你们儿的ಥ_ಥ
喻黄不拆可逆,洁癖严重请注意!

【张安】直到最后

》》》这里是小学生文笔,一正经就ooc改不掉啦,呜呜呜继续求张安同好好吗!!!

》》》沉稳的给张安群交个作业呜呜呜,我还要说没文化真痛苦[醒醒[三千字的作业是什么能吃吗一不小心写完了数了数也就一千多字哈哈哈哈[醒醒

“理论上还有九分钟。”

“恩,前辈,一起吧。”

张新杰和安文逸退役后,没人感到奇怪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外人的眼里只是两个相似的人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就连荣耀里的职业都同为牧师。尽管一个在霸图,而另一个在兴欣。说是死敌也不为过。

两个人的结合没有蓝雨正副队二人的甜的发腻,也没有周泽楷和孙翔的干柴烈火一锅煮到底,或许可以说是更接近叶修和蓝河的温馨小日常,但又与之不同,他们的开始甚至省去了很多谈恋爱的基本步骤,就连刚开始的安文逸都一度怀疑过两个人是否真的在谈恋爱,但是所幸的是两人都相信着——这是真真切切地正在发生的。

“新杰,当初我被人称为兴欣的短板的时候,谢谢你了。”

“恩?。”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时候应该要告诉你。”

“我只是觉得那时候,一定要这么告诉你才行。”

张新杰顿了顿,似乎是喘不上气了,他捏了捏安文逸的手,然后慢慢地变成了十指相扣,张新杰缓慢吞吐了几口气息,喉头动了好多下好不容易才发出声音。

他说:“幸好。”

有时候两个人性格相似却并不是能连平时习惯都一并相似了的。安文逸刚开始和张新杰同居的时候两个人还经常因为不同的作息和习惯展开争论。或是安文逸坚持早餐后的早操,又或是张新杰坚持每晚十点的睡眠。

“空腹运动并不是一个好的习惯。”

“十点上床睡觉,好的作息才能有健康的身体。”

“这是我一直保持的习惯。”

“……我也是”

张新杰和安文逸同时推了推眼镜,那是两人第一次产生争执。

不安是一定会有的,其中表现的比较明显的还是安文逸,据张新杰事后回忆说当时安文逸脸都惨白惨白的,只是依然没有移开直视张新杰的目光,看的张新杰也有点渗得慌。

就好像两个人都说好的一样,谁也再也没提过这事儿,反正就是变成了两人起床一杯牛奶再做做早操后吃早点,张新杰也偶尔会等安文逸辅助完团队再共同入睡。

安文逸曾经问过张新杰后悔过为了他改变自己吗,当时的表情也有些不安,和争执的那会儿不一样,不安却带着一点小心翼翼和一点期待。

闻言张新杰在安文逸有点不安的目光中扯出一个笑容:“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的人,既然在一起了,只有付诸努力来磨合成为越来越适合彼此的对方。”张新杰摸了摸安文逸的头,在对方亮起的目光中凑近对方的耳朵,“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从此安文逸再也没露出过不安的表情。

“那么文逸,现在有不安吗?”

“没有……你呢?”

“我也没。”

看了几十年了的天花板愈发模糊了起来,两人依旧紧扣着双手,不曾放开。

有一次在兴欣闲的发霉叶修跑来开玩笑说张安两个人呆在一起和一个人有什么区别,当然马上就被闪瞎回来了,回到熟悉的破网吧的时候看着门口朝他怪笑的老魏摊摊手:“得,哥服气了。”见状魏琛笑得越发猥琐急忙问叶修看到啥了。没意外的得到了回复“你猜啊。”接着针对这个问题魏琛还真较劲地猜了很多很多,其中甚至包括张安二人当着叶修的面啪啪啪当然这种提议老魏刚说出来就自己驳回了:“不,他们不论哪个都看上去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人,明明心这么脏啧啧啧。”

其实叶修只听见安文逸说了一句话。

“叶修前辈,我们现在很幸福,不用担心了。”说着张新杰一手推了推眼镜一手扶上了安文逸的肩膀,自然而然地,被搂着面上稍微露了些羞涩的安文逸接着说,“前辈还是快回兴欣吧,前面陈老板打电话过来问我你是不是来我这里了。”

一击命中。

安文逸紧了紧张新杰的手,吃力的转过头看着他。

“我现在还是很幸福。”

“我也是。”

张新杰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再转过头了,他闭上了眼睛,露出了微笑。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感觉空气也渐渐变得稀薄,仅剩的意识只足够两人用来紧紧扣住彼此的手。

“那么……到点了……晚安。”

“……晚……安。”

“……”

二人的世界彻底沉寂下来归为一片黑色,紧握的双手渐渐无力的松开,两人都带着微笑,陷入了永远的安眠。

谢谢你,到最后也能跟我一起,走下去。

end


评论(19)
热度(20)

© 肌肉鲜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