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鲜花饼

我是哈路鱼!!帅气的哈路可爱的鱼!
ಥ_ಥ太太们儿我是来舔你们儿的ಥ_ಥ
喻黄不拆可逆,洁癖严重请注意!

啊关于酒茨的一个微妙的脑洞,随便打个tag
达摩方阵镇楼
老大一泼狗血。突然想起来好像是前几天梦到的。
——
哦大概就是两个世界线的酒吞互相交换的故事。
世界a的酒吞大概是跟茨木是一对儿
世界b的酒吞大概还在掰弯自己的路上选择远离茨木,仍旧看不清自己的心。

然后酒吞b在明月和酒气的环绕下一觉醒来发现世界都不一样了。问:一觉睡醒自己的痴汉一丝不挂的躺在身边,两个人的下半身还连在一起都没法给自己找借口说只是朋友之间的抵足而眠。一切都是这么猝不及防这题该怎么答酒吞表示不知道。(噫)

相反酒吞a醒过来看见还年轻的直男茨木。酒吞表示好怀念,并怀疑自己难道还要再掰弯一次直男,酒吞a心好累需要茨木亲亲才起来。
茨木:吾友啊为...

突然想到一个形容词笑得不能自理


微酒茨!

大江山灯笼鬼最近很烦恼。
自从星熊童子上次从酒茨二妖的住处那里回来之后,大江山就流行起了一个新的形容词。
星熊童子的原话是这样的:我他妈怎么就觉得我今天亮得像个灯笼鬼似的,我只是个孩子。
后来大江山每个妖都学会了这个形容词。
灯笼鬼:怪我咯?略略略
灯笼鬼气得离山出走。
然后整个妖界都知道了这个形容词。

笑点低没药救,随便打个tag

© 肌肉鲜花饼 | Powered by LOFTER